万 物 的 签 名

我们属于这尘世,而且和这尘世一日不可离。
我们在这美丽的尘世上,好像是过路的旅客,即使这尘世是一个黑暗的地牢,我们总得尽力使生活美满。

有时我们太富于野心,看不起这个卑低的,但也是宽大的尘世。
可是我们如要获得精神的和谐,我们对这一个孕育万物的天地,必须有一种感情,对于这个身心的寄托处所,必须有一种依恋之感。
 
 ︳林语堂,《生活的艺术》

 


一 块 皂 的 故 事 

几年前,我就职于前东家时,常在国外出差。有时一趟走1个多月,还不是去一个国家,记得最多的一次是连续走了近10个国家,美国转到巴西,又转去伦敦,然后去莫斯科与中东,从炎热的30多度跨越到寒冷的零下10度。

这种情况下,行李箱的空间利用要特别紧凑。想想看:除电脑、工作资料外,有时还得携带几台厚重的仪器,要为不同温度/气候下准备衣物,还得以商务装为主,这的确需要几分技巧。记得有一次,在常海外出差的同事中,大家私下评选「打包达人」,我能荣居第3名(第1名是做国际销售30多年,每年有300天在各个国家出差的香港老大哥,第二名是有十余年多个国家派驻工作经验的销售前辈)。能做到衣物全面、整洁、井井有条,可在10分钟内快速打包出门,我还能带3种不同的鞋油与擦鞋布、可煲水/煮饭的迷你茶壶出门等细节,也令同事们小小佩服。

但即使是这样的打包达人,有一处亦令我心烦——那就是洗浴用品:虽然用了Muji的分装瓶,但沐浴液、洗发水、洗面奶总要3小瓶,加上牙膏、牙刷、面霜、身体乳、护手霜之类,及两款不同的香水(那时还算比较讲究的职业经理人吧),瓶瓶罐罐就是一大包。旅途奔忙时,有时瓶身没晾干也得放进洗漱包,加上路上颠簸及飞机气压变化,罐子非常易泄漏,包里就湿漉漉、粘糊糊的,有点影响心情。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了用皂的妙处。当然,不是用舒肤佳那种工业皂,第一块皂是我在欧舒丹买护手霜时顺便买的,后来也用过Lush及其他不同牌子的皂。

皂的价格并不贵,但重新接触它,却是一种惊喜:用皂洗干净身体,毫无问题,而且皮肤也很清爽,没有用沐浴露后那种令人讨厌的粘滑感,带出门也很方便,装在小胶袋中,不用担心液体泄漏。尤其,对我这样短头发的男人来说,一块皂可洗脸、洗发、洗澡,甚至还可洗衣,用途多多,至少节约了洗漱包一半的空间,打包也更简单、轻松了。

后来,我读到「来一段说走就走的旅行」的文字时,就会想:她/他一定是带着一块皂出门吧?

刚开始,其实并不懂得皂与沐浴液有什么成分上的区别,只是用起来舒服而已。后来,出于对香水、香料的兴趣,我查阅了一点皂的知识,发现皂,尤其是冷制皂(港台习惯称为「手工皂」)是植物原料制成,与日化洗浴产品所用的石化原料截然不同,更健康、也更环保。于是,就坚定了长期用皂的习惯,把家里沐浴露、洗发水和洗面奶等日化用品慢慢清理出去了。

但第一次真正被皂打动,却是接触到了叙利亚橄榄古皂(毕竟以前用的,是英/法等发达国家出产的相对商业化的皂):它外表沧桑古朴,象一块风干的老砖头,但洗感又与粗犷、土气的外表截然不同,泡沫细腻丰富,清洁力相当温和。用它洗完澡后,皮肤清爽而通透,表面有一点油油的滋润,闻起来还有淡淡的橄榄清香。这种更加愉悦的洗澡感觉,彻底征服了我。后来了解到了叙利亚皂的历史,它可谓全球肥皂业的祖先,叙利亚是目前全世界唯一一个坚持千年前古法做皂的地区,更为它所触动。

我开始有了一个念头:这么好的皂,为什么知道的人不多呢?应该让我的家人、朋友来使用这些天然的好产品,甚至有一天,我也可研究制皂方法,做出这样好的皂… …这个想法在心头断断续续盘旋了几年。

没想到,制皂,后来真成为我终身的事业选择。2012年底,正式离开职场,经过近半年的准备,2013年8月,黄药师的淘宝小店开张。刚开始,只有两个产品销售。叙利亚橄榄古皂就是其中之一,到今天仍在销售,它是本店唯一不是我们亲自制作的皂,这也算一种纪念和致敬吧。


旅 行 的 意 义

 

常有朋友问我:药师,你能不能用一句话讲清楚,我为什么应该用皂?

用皂,是让你的生活变得更简单是的,先不讲那些健康/环保的大道理,用皂,其实就是让清洁变得更简单——这种简单并不是简陋,而是更简洁、更自然、更舒服。当然,这是个主观的定义,用皂简单还是简陋?因人而异。但用皂,的确与收入/职业没有太多关系,而与他/她的生活方式有关。

喜欢用皂的人,大多是经历过复杂,开始希望生活越来越简单的人;一个仍沉溺于复杂生活的人,不会喜欢用皂,他/她必然会觉得这很简陋。我们并不能真正说服一个人,除非他自己说服自己。

我们曾喜欢复杂。

复杂代表了我们能力强大:我们能管理更多的员工,经营更大的生意;我们能从容地以不同身份,周旋于不同场所,能自在地在同一时间,处理不同时空的事物;我们妆容细腻,我们衣着繁复;我们以舌尖能细致地品出不同产区与年份的食材而自豪。我们向往一切复杂的事物,我们的行李箱,也越来越大。

直到有一天,我们发现:放下一点行李,放下一些不必要的身份,放下其实不那么紧急与重要的事物,放下对不必要的精细的执拗,也没有什么不妥。人生,就是这样一场旅行吧。前半段,我们不断在自己身上添加行李;到了一个阶段,我们开始卸行李,只携带那些少而简单,但是纯粹、重要的东西前行,直至生命的终点,一切归零。

旅行的意义在于:你什么也带不走。你只是来过,你才会珍惜。是的,少一点,我们才可以珍惜,珍惜沿途的风光,珍惜与己同行的人。

一块皂,和他的旅行」。这是我们在2014年开展的一个活动,请我们的顾客在世界各地旅行途中拍下他/她的皂。目前,部分照片仍可在LOFTER专栏中看到(已停止更新)


 
芳 疗 师 的 信 仰 :尊 重 生 命 力

 

生命的精彩并未停止。一块简单的皂,却给我们打开了一扇更大的窗,看见了更多的风景。

从做皂开始,我们更深入地理解植物油,开始学做唇膏和乳霜等护肤品,然后用到精油及更多植物原料;接触到精油,我们又认识到背后的芳香疗法,然后开始学习芳疗,从个案疗愈入手,又学习调不同配方的复方油,以及调香;随后,从芳香疗法这扇窗,我们又看到了中医、阿育吠陀、植物学,看到了更博大/奇妙的自然疗法世界,看到了更多的可能性及不可知的空间。

芳香疗法Aromatherapy是一门古典的疗愈方法,也是一种全方位的治疗艺术。它是一种整体疗法(holistic healing),理念上较接近中国的中医或西方的顺势疗法:不直接对抗疾病,而是把疾病视为身体内部出现失调,或无法与环境适应的表征。所以,在治愈手段上,它会整体性地关注人的身体、理智与心灵深处的需求,甚至生活、膳食和周围环境关系。比如,护肤是一个整体的健康行为,并不只停留在皮肤表面对抗,而是把这种表象的冲突视为内部器官及情绪失调的外部表达。

在治愈工具上,芳香疗法只选用富有能量与疗愈力的自然有机物质,植物就是最主要的来源。因此,从植物中萃取的精油和汁液等,就是自然疗法最主要的工具。

从医学和药物学的角度分析,精油有诸多药用有效成分,但它与药物不同:精油是一种精致、微妙的植物灵魂,也是植物的能量。它是活性的,每种精油都有不同的心灵与能量特质。

一个受过训练的芳疗师,也不仅只懂得精油的药用特性,他必需借助精油,帮助患者达到心智、生理和精神三方面的平衡。所以,越来越多的芳疗师,在研究精油、学习芳香疗法的同时,还会进入更博大精深的中医或印度阿育吠陀疗法领域,从底层去探寻人类身体及心灵平衡的本源,重新理解生命的本质。

但事实上,任何精油,任何芳疗师,都不能治愈身体。我们所能做的,只是刺激身体自愈能力的发生。

生命的本质是完全无形的,看不见、摸不着、闻不到或无法透过任何方法去分析它。 然而大家都相信,太阳明天还会在天空升起,花还是在春天开,在下个五分钟以及还存在的生命中,我们仍会在没有任何意识下继续努力呼吸。

这些事情都是生命的显露,生命存在于一切中,但是在干燥的粮食,或者石头,或者一棵死亡树中,生命并未显露,生命并未运行、流动或显现它的存在,这些物质的存在,仅仅是一种形式的表现。 但是,在一件活生生的物体中,植物或者是人类,会表现、会活动、会流动,还会爱。

中国称之为「气」;印度人称之为「帕那」(prana);西方人把它叫做「能量」。 无论如何称呼,不同的文化都是指相同的东西,相同的生命力,也就是维持每个人每天每一分钟存在的力量。这种无所不在的生命力,让身体维持在健康及协调的状态,也就是这个力量使体内所有的生理活动发生:调节体温、控制血压、维持呼吸以及保持体内钠、钾和其他化学成分的微妙平衡。当我们跌倒而骨折时,外科医生所能做的是再接起来,但实际上仅有自然的力量才能再次将两端破碎的骨骼接合。

事实上,我们不能治疗身体,我们能做的只是刺激身体自愈能力的发生。

人类的身体如同许多其他生物般,是在一个不断变化和活动的稳定状态中。 如果没有一个控制、管理及稳定的中枢系统,则体内自行进行的种种活动,都会导致体内的不平衡,而造成疾病的发生。 控制、管理及稳定的中枢系统并不是大脑,中枢神经系统也仅是维持体内和谐的管道之一。即使在死亡状态下,身体其实仍毫发无伤,神经系统也仍然存在,但是,有一种非物质的东西却已经不存在了。

如果我们承认这种生命力的存在,并且也相信这是唯一使身体健康的力量,那就必须认知到我们必须和这种生命力相配合而不是相抗衡。 我们无法直接治愈身体,我们仅可刺激存在于自身的自愈能力,并且让它发挥作用。

 

│Robert Tisserand,《芳香疗法的艺术》


小 , 但 是 美 好 

 

进入冷制皂、天然护肤品及芳香疗法这个领域,我们的时间还不长,但也有幸认识了很多同行与前辈。

精油的香气吸引了很多人,每个人都在寻找自己切入的角度:有人希望开设芳疗工作室去治愈身边人;有人在尝试把精油与中医结合起来,提升治愈力;有人因为对工业香精的反感,开始研制天然香水与香氛;有人把精油/纯露整合进入健康食品、饮品或养生领域;热爱瑜伽或心灵成长的朋友,也能从精油的香气中发现兴趣点;更有不少农业从业者在种植和萃取草药/香料植物,努力培育本土的芳香产业;也有更高层面的产业人士在思考:如何将香料植物种植与有机农业或观光/环保产业结合在一起?

但必须承认,在今天的中国,芳香疗法/芳香产业还是一个非常小的行业。或许,这也是其迷人之处。

身处于这个行业,我们也有自己小小的使命与愿望:我们希望创造一个有善念、有诚意,能有所作为的中国天然护肤品品牌——「Dr. Wong 黄药师®」。它代表了高品质、原创的天然护肤产品,它应该是一个我的朋友们用起来都有尊严的中国品牌。

但与此同时,我们并不停留于小清新、小确幸,我们要说出它的好,让更多的朋友产生兴趣,开始了解和使用。因为在这个世界,还有很多朋友不知道皂的好,不知道天然护肤品的好,他们/她们值得用更好的产品来对待自己。并且,他们/她们应该知道:皂、精油与芳香疗法绝对不是一种奢侈品,它应该是一种不昂贵的、能让我们在日常生活中轻松使用的好物品,是一种与自然和谐相处、并可持续发展的有机生活之道。

是的,我们在经营一份生意,但我们在努力追求生意中美好的一部分,在尊重商业和营销规律的前提下,尽量去展现内心的真诚与善念,去创作美好的物品,让我们的顾客能感受到这份真善美。我们能尽力去展现一种生命之美,一种静寂与和谐的美,而不用钱驱动生产线去复制出上千万个日化工业品中又一个转瞬即逝的垃圾。

小,但有活力;简单,但有诚意;因为有生命力,所以美好。在这个创作与经营美好的过程中,让我们也能完善自己的福报,达到内心与生活的和谐与平衡,最终,自己作为生命的个体,为这个世界带来一些小小的贡献。

 

│黄药师,2016年2月​


 

每一朵花、每一片叶子、每一颗果实和每一棵树的设计中,都隐藏着改善人类的线索。
整个自然界就是一种神的代码,包含着造物主的爱的证明。
 
│Jakob Boehme,《万物的签名》